推荐: | 点这里察看备用访问地址 | 记得记下我们的地址发布页,以免找不到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逍遥小散仙 第六集:威震大泽 第六章 威震大泽 更多>>
 

    逍遥小散仙 第六集:威震大泽 第六章 威震大泽

    时间:2018-09-21 骷髅骨龙从百余丈的高空俯冲而下,雷霆万钧般重重撞击在地狱魔塔头顶上,只闻一声可怖巨响,碎骨满天飞散,魔塔内部夹杂的大量污血脏器四下溅洒,如瓢泼大雨般浇淋在地面的骷髅群上。
      骷髅战车繫在骨龙的腰尾之间,距龙首尚有二十来丈,但仍给剧震波及,车后座的飞萝伤势极重,此时真气及灵力几乎尽失,一下勾不住侧轼,连同给她拉拽住的雪涵惊呼着从车中一齐跌滑出去。
      小玄听见惊呼,赶忙回首,正瞧见从旁滑过的双姝,急探出臂一把将飞萝拦腰揽住,飞萝则乃死命地捉住已吊在车外的雪涵。
      骷髅骨龙朝旁飞出数十丈,凌空又是一个大迴旋,调头重新冲向已是摇摇晃晃地狱魔塔。
      小玄发力一扯,飞萝便给他搂入怀中,同时也将死死拉住的雪涵带回了车里。
      「你是谁?」
      飞萝问,一双美目诧讶无比地盯着他那戴着七邪覆的脸。
      「坐稳!抓紧车子!」
      小玄回头朝惊魂未定的雪涵大喝,身子一侧,把飞萝的脸面密密地捂护在怀里。
      又是一声巨响,骷髅骨龙再次撞上了地狱魔塔,这次似更猛烈,骷髅战车给震得蕩上空中东颠西倒,飞萝还好,有小玄用身体夹护着,而后面的雪涵就只有靠自个抓紧侧轼了,顿给震得气血翻腾差点又晕过去。
      「哈哈!第二座!干掉两座啦!」
      小玄一阵狂笑,只觉有什么东西排山倒海般扑来,不由分说地涌入了自己的身体,令得他气力澎湃兴奋欲狂。
      双姝闻声抬头,就瞧见了正在缓缓倒下的地狱魔塔,心中皆尽震憾骇然。
      小玄兴极而啸,挥链指向地面最密的一群骷髅魔军,骨龙旋即俯冲掠下,先是数口吐息,接着吻噬爪挥,杀得骷髅狼奔豕突乱做一团。
      直至此刻,骷髅魔军这才醒悟过来,这条主子的座驾非再是自己阵营中的一员。逆着大群逃退的骷髅,从远处奔来大队尚未加入战斗的骷髅骑兵,排着整齐的阵形挺枪朝骨龙冲锋。
      「来得好!」
      小玄厉喝,声音已嘶哑得近乎某种野兽,御转骷髅骨龙迎头杀上,不知是不是因为七邪覆的魔力,他週身似有无穷的力量与如炽的杀欲亟待宣洩。
      「这声音怎么有点熟悉呀……」
      飞萝同雪涵心中齐生疑讶,但做梦也想不到这个身披骷髅战甲、头戴骷髅头盔、面覆邪恶面具、更乘御着骷髅老祖的座驾的人会是崔小玄。
      骷髅骨龙委实强悍厉害,一下子就深深地楔入骷髅骑兵的阵型中,瞬间撞飞了数十骑披铜罩铁的骷髅骑兵,而戳刺到它身上的一桿桿长枪却如麵条般弯曲软掉。
      骷髅战车上的小玄痛烈出手,缚魄链疾甩而出,骤见紫艳电光爆出,竟有柱子般粗巨,威力赫比早先袭击他的那员雷将强大许多,剎那将七、八个骷髅骑兵扫离了坐骑。
      飞萝立时认出他手中的链子与右臂持挂的盾牌来,心中更诧:「这链子和盾怎么会落到此人手里?难道此人也是天庭的雷将?可是他又怎是这副邪魔装扮,且又驾御着骷髅老妖的魔龙?」
      她惊疑不定,凝目细瞧小玄脸上的面具,目光落在面具额头的七根怪角上,蓦地心头一震:「魔君之覆?」
      小玄越战越勇,与骨龙有如翻江搅海,杀得群邪丢盔弃甲人仰马翻,这一刻,原本凶穷极恶的骷髅们显得是那么的渺小与脆弱。
      飞萝给他紧紧地夹在臂膀间,不觉面生红晕,悄悄挣拒,谁知反给箍抱得更紧,忍不住轻喝道:「放下我!」
      小玄却仿若不闻,只中魇般纵情厮杀,紫链所到之处,骷髅一触即飞,瞥见远处有一座地狱魔塔从城墙的坍塌处跨入了城内,遂御骨龙追掠过去。
      先是高塔一般的恐怖巨魔从缺口挤跨而入,然后是长达三十余丈的骷髅骨龙遮空掩至,这两只庞然魔物顿时震住了泽阳城内的所有守军,有些士兵甚至瘫软于地,就连一直不肯放弃的方少麟也颓然地垂下了手里的长棒。
      谁知从后赶至的骨龙倏地高昂起首,一口就朝前边的地狱魔塔噬落,剎那咬去了半个脑袋,几个骷髅术士给甩抖而出,从高空跌坠地面,摔砸得粉碎。
      紧接着骷髅骨龙的长尾一下猛摆,横扫千军般将东倒西歪的地狱魔塔击趴在地,大山般压住了大片骷髅魔军。
      这异想不到的奇变,令得冲入城内的高阶骷髅几乎全都惊呆了,至于泽阳守军则是个个云里雾里摸不着头,一时搞不清楚究竟是出了意外还是骷髅魔军中起了内哄。
      「下去!」
      小玄心念动处,骨龙巨首一沉俯冲掠下,势如破竹地冲入了骷髅魔军之中。
      骷髅战车上的小玄再度挥甩出缚魄,骤见电光爆现银蛇乱舞,骷髅骸骨四下弹散。
      直至此刻,已深陷绝望的泽阳守军这才意识到,眼前这条看似邪恶无比的血色骨龙及其上的神勇战将竟然是骷髅魔军的敌人,无不又惊又喜,甚至有人思道:「莫非是老天开了眼,不忍心生灵涂炭,因此降下这神龙神将来救我们?」
      小玄杀得如癡如醉,数不清的奇异感觉潮水般扑涌入他的身体,更令得他形同疯魔,掠见又有一座地狱魔塔攻入城内,立御骨龙风驰电掣地扑去。
      飞萝给他越夹越紧,此刻护体气劲尽失,娇嫩且敏感的部位给坚硬的战甲硌挤得异样疼痛,忍不住大声喊道:「混蛋!放鬆点啊!」
      就在这时,又是一下猛烈剧震,骷髅骨龙已撞上了地狱魔塔。
      小玄狞然而笑,这次更加疯狂,在万千人魔的瞩目中,驾御着骷髅骨龙来回飞驰穿梭,不住地继续撞击地狱魔塔。
      车上双姝给震荡得几乎闭过气去,天旋地转中瞧见又一座地狱魔塔摇摇晃晃倒下。
      泽阳守军哄然欢呼,个个斗志重燃勇气倍生。
      方小麟更是精神大振,朝身侧的传令官喝道:「找季将军,把预备军给我全部拉上来!」
      局势急剧转变,率先攻入城中的双首虎暴跳如雷,挥舞着巨剑直奔骨龙。
      小玄觑见双首虎冲来,大喝一声,雷霆万钧地挥链砸去。
      双首虎双手握剑奋力一迎,蓦感十指剧震,巨剑竟捏拿不住脱手飞出。
      小玄手腕疾抖,缚魄一跳一甩再度扫出,他提运的明明是离火真气,可链上所发的光芒始终是紫艳艳的如同闪电。
      双首虎急忙闪避,却猛然发觉自己通体麻痺,大惊间已给从中劈着,左右两首赫随着给剖成两半的身躯分离开去,两半身躯各自跌跌撞撞地踏出数步方,方醉酒般扑倒在骷髅群中。
      飞萝同雪涵皆尽骇然,均想道:「此人到底是何方神圣?不知是敌是友?」
      混战间骷髅群中倏弹射出一条青影,无声无息的从侧后疾窜上战车。
      飞萝正好面对这个方向,见一把双股巨叉如毒蛇直搠过来,而夹抱着自己的人却似毫不知觉,唬得急呼一声:「后面!」
      小玄这才惊觉有人偷袭,潜意识怕伤着身边的美人,急调转左臂的殛魂盾格护,但已慢了一瞬,给两股叉尖深深地刺入了肩胛,顶得整个人跌向车沿,背心重重地撞上了车沿的一个骷髅头,但他竟似不畏疼痛,提臂一拍,竟用殛魂将巨叉硬生生砸断。
      就于此刻,那车沿上的骷髅头猛地从小玄身后弹跃而起,突然变成了一只赤裸的半身骷髅,通体镂刻着符篆图案,双手持握一把长柄镰刀,冷不防就砍在偷袭者的头上。
      那偷袭者正是骷髅老祖麾下几大得力魔将之一的长骸将军,只觉头顶剧震,急忙后退,旋闻一阵十分难听的割骨之声,头颅连盔竟给镰刀拉成两半。
      小玄怒叱挥链,只见紫电一闪,已将长骸将军当胸击穿。
      长骸将军哀嚎一声,散架般跌入骷髅群中。
      车沿的半身骷髅犹在鬼诡地挥舞镰刀,片刻间斩断了数只靠近战车的骷髅魔兵。
      小玄心中一动:「莫非这是机关?」
      掠见左右及后侧车沿上各镶嵌两只同样的骷髅头,遂上前一一拍击,蓦见又有五只半身骷髅弹跃而起,亦皆通体镂刻符篆图案,手里分持瓜锤、长钩、长戟、大斧,朝战车四周大打出手,唯余一个空着双手,却也十分厉害,张牙舞爪地撕扯着靠近战车的骷髅魔兵。
      飞萝同雪涵瞠目结舌。
      小玄大喜,仔细再瞧车子,见前边车辕上尚嵌着一只墨色骷髅头,遂俯身过去拍下,猛见战车周围忽然升起四幕墨色的火焰,间中闪耀着无数诡异的法咒符号,将整辆战车完全罩住,正是骷髅老祖当日用来抵御崔采婷、飞萝及李梦棠全力合击的绝顶防护机关邪法——修罗之焰。
      「原来是这东西!」
      小玄记忆犹新,深知此物的防护能力异样强大,心中乐不可支。
      有了六只机关骷髅与修罗之焰的防护,骷髅战车犹如铁桶笼罩泼水不入,所到之处势如破竹。
      这一阵狠杀,令得冲入城内的骷髅魔军完全陷入了慌乱,而泽阳守军却是士气大振,此消彼长下,局面完全改观。
      小玄左冲右突,每每击垮一个魔军强将,附近的泽阳守军都会爆发出一阵震天欢呼,他何尝这么威风过,心中万分得意,更是兴奋若狂神勇异常。
      这时,方少麟一直捨不得动用的两千精锐预备军从城中心杀了过来,终于彻底击垮了冲入城内的骷髅魔军,重新封堵住了城墙的几处缺口。
      至于整个战场,泽阳守军也看到了一丝胜利的希望,因为邪秽大军的八座地狱魔塔此时已经全部倒下了。
      「喂!你……你的肩……」
      飞萝忍不住叫道,尚插在小玄肩胛上的半截股叉令她瞧得心都悸了。
      小玄听见,遂一手搭上叉柄,竟然连皮带肉将叉从肩胛里硬生生地拔了出来,叉尖的倒钩还扯拽下一片染满血浆的护甲来。
      双姝瞧得花容失色直吸凉气。
      小玄咧嘴一笑,见飞萝朱唇轻颤,脸色苍白,一副娇弱不胜的模样,心中又疼又怜,猛地情难自禁,俯下头去就在她唇上狠狠地亲了一口。
      「你!」
      飞萝惊羞交集:,正要挣拒反抗,已给一把抛入了后座。
      「混蛋!」
      她满面晕红的怒骂,却见轻薄自己的恶棍御起骨龙直掠高空,脑袋四转东张西望,似乎在寻找着什么。
      「师叔,这厮到底是什么人?」
      雪涵悄问。
      「不清楚,这厮虽然在杀魔军,可也不见得是什么好东西,我们得寻机逃走。」
      飞萝压低声音羞恼满怀道。
      ******逍遥峰众姝定睛望去,见前面的魔将形容极其诡异可怖,赫是上身为人,下体为蛛,通体殷赤如血,上身的肌肉块块虬结,似有无穷的力量正待宣洩,底下的八条长腿则如钩似镰,长近三丈,正是令十来名伏魔手瞬间肢解的凶器。
      「看来这家伙是与蜘蛛复合的骷髅。」
      李梦棠道。
      「力气很大!」
      给逼退了两步的崔采婷沉声道。
      四周倖存的伏魔手无不满面惊骇,跌跌爬爬地朝后逃退。
      「啊哈!怎会有这么多粉粉嫩嫩的小娘儿送上门来?多鲜美的食物!」
      那魔将一阵狞笑,声音中充满了惊喜,腥稠的口涎不住地从口边淌溢垂落。
      水若一阵噁心,拚命将水灵真气注入手中的辟邪冰焰刃,催鼓得镶嵌刃上的一蓝一赤两颗奇石闪闪发亮。
      「敌人很多,速战速决!」
      崔采婷发动玄功,手上白芒闪耀,再度朝魔将掠去。
      「找死!让你们知道我血刃大将军的厉害!」
      魔将狞喝,前边几只长腿电般窜起,如染血镰刀般交错削勾。
      崔采婷身形突地慢下,婀娜妙曼若飘似舞,不知怎么就穿入了血刃将军的严密防线,一下子欺到他跟前。
      原来这正是如意五行中的水遁系身法——天池嬉波步,只不过她使出来要比水若精妙上数倍。
      血刃将军吃了一惊,急挥利足回救,蓦地通体剧震,腹部已挨了下重击,吃痛下一阵疾削乱斩,好不容易才将敌人逼开,只觉伤处又重又硬,讶然望落,瞧见自己腹上染了一片金黄,周围隐隐闪现出丝缕金灿灿的符篆光影,方知碰上了罕遇的强敌。
      李梦棠眼尖,立时瞧出魔将挨着的正是本门金遁系的伏魔绝招——铸魔印,心中大是歎服:「师父的功力精湛如斯,竟然能同时运用两系功法!」
      当下抓住机会,拉开了名扬地界的木母神弓……
      血刃将军正在惊怒,猛见一条笔直碧线掠来,疾如闪电,尚未反应过来,肩膀上已多了支由数片青翠竹叶做成尾羽的碧箭,中箭处很快就蔓延出一片润郁的青碧,诡异地侵覆了周围的肌肉,奇怪间用手摸去,竟如挖豆腐般抓下一块来。
      「嚎!嚎!好不容易才长出来的肉哇……我要生气了!」
      血刃将军咆哮大叫,蓦地仰起脖子朝天发出一串震耳欲聋的怪吼。
      摘霞冷笑道:「这家伙发什么疯?棠姐姐你再给它一箭!」
      话音方落,猛闻四周怪嘶响起,似有无数魔怪潮涌围来。
      水若面色微变,颤声道:「好……好像是那……那些东西!」
      「大家小心!」
      李梦裳轻喝,手上半拉开弓,一脸警惕。
      夏小婉遂将土灵笛横在唇边,呜呜地吹了起来,旋见八只雄壮的土精掀翻草皮泥土从地下爬了出来,默默地围成一圈,守护在逍遥峰众姝四周。
      倏听「嗖」地一声,一只赤影从林木中窜了出来,正是众姝皆遭遇过的骷髅血蛛。
      外围的土精挥拳欲砸,却见一道波浪形的碧芒掠出,没入骷髅血蛛的躯体,骷髅血蛛「叭」地一声坠地,长肢抽搐个不住,附近的两只土精掩上前去就是一阵痛殴。
      原来是水若抢先发出了水华斩。
      这时又有数只骷髅血蛛先后窜出,别人尚未及发招,却见碧芒频频疾掠,水若已一口气挥出了十余记水华斩。
      众人怔住,小婉急叫道:「别啊,三师姐,你的水华斩太耗真气,先让我的土精去打吧。」
      水若却浑似未闻,紧绷着俏靥依旧发狠挥刃,瞬又用水华斩削倒数只骷髅血蛛。
      崔采婷眉头微蹙,轻叱道:「水儿别慌!注意节省真气。」
      水若这才惊醒般收手,酥胸起伏面色苍白,显然耗费极剧。
      「别紧张,有我们呢。」
      李梦棠柔声安慰,忙施展木遁系的辅助绝技——琼林玉树,为她补充真气。
      接下来从林木间奔窜出的骷髅血蛛越来越多,摩肩接踵从四面八方疯狂扑至。
      逍遥峰众姝身手不俗,又有八只力量及防御皆为上佳的土精援护,自保一时不成问题,但周围的几十名伏魔手可就招架不住了,厉呼惨号此起彼伏,片刻便已声息俱绝。
      摘霞功力最弱,望着密密麻麻的魔蛛,心中愈来愈慌,失声叫道:「天吶!越杀越多哩!怎会有这么多?」
      水若素来最怕虫蛇,此际比摘霞更加惊慌,瞧见群蛛渐逼渐急,又再拚命用狠,不惜真气连发威力非凡的水华斩。
      「孩儿们,给我把这几个又嫩又水的小娘儿统统撕碎!」
      血刃将军狂笑不止,只立于七、八丈外指挥蛛群攻击众姝。
      守在外围的土精接二连三的给骷髅血蛛撞散撕碎,小婉不断吹笛召出新的土精补充,灵力的消耗渐急渐剧。
      「剑!」
      崔采婷突朝摘霞唤道。
      摘霞忙从法囊中取出入梦,横捧胸前。
      崔采婷凌空一抓,入梦「铮」地脱鞘而出,流曳着寒光飞入她手中,朝众徒道:「你们小心,我去收拾那秽物!」
      「师父,我跟你去。」
      李梦棠叫道,她当然知晓擒贼先擒王的道理,但见魔蛛极多,心中未免担心。
      崔采婷摇了下头,人已纵跃而出。
      李梦棠急开神弓掩护,见有魔蛛危胁到师父,便即给它一箭。
      崔采婷凌空飞掠,足不点地的直奔血刃将军。
      血刃将军知她厉害,急忙挥舞长近三丈利钩般的赤腿迎击。
      蓦见剑光纵横寒芒流曳,长腿赫给节节削断。
      血刃将军简直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因为他的八条长腿全都是经过邪法魔化过的,有如金铁铸就,从来就只有他打断别人的兵器,哪料得到今日肢解之灾,大惊之下急朝后退,但为时已晚,飞仙般的美人已如影随形地追至,手中那如梦似幻的宝剑递向他的心口。
      岂知奇变猝生,在入梦剑锋就要触及血刃将军胸口的剎那,崔采婷身后忽然凭空生出一团烟尘似的东西……
      崔采婷心生警兆,左手拂袖向后击去,蓦地背后剧震,整个人朝前跌飞出去。
      后面的众姝骇然瞧见一只巨大的骷髅赤爪从虚空中现出,瞬间击中了崔采婷,齐发出一阵惊呼,水若对这个曾经重伤心上人及重创爱宠的邪恶法术更是刻骨铭心,颤声叫道:「老……老妖怪来了!」
      烟尘倏地消散,李梦棠瞳孔收缩心脏剧跳,手上迅速开弓,急呼道:「是灰飞烟灭!小心!过来了!」
      话音未落,消失的烟尘已在众姝中间骤然生出,众姝惊怒出手,却见赤影如电飞掠,身上纷纷遭创。
      电光石火间,众姝连同外围的土精全数倒下,陷于骷髅蛛海中。
      烟尘纠缠着收缩凝聚,渐渐现出一个人形来,秃顶白袍神闲气定,不是骷髅老祖是谁。
      他朝血刃将军打了个手势,血刃将军立即发出一声怪啸,骷髅血蛛便停止了疯狂的进攻,只拥挤着围逼住逍遥峰众姝。
      跌出老远的崔采婷挣扎爬起,怒色满面地盯着骷髅老祖,朱唇突张,猛地弯下腰呕出大口血来。
      「小娃娃们,我们又见面了,老夫真高兴吶!」
      骷髅老祖森然笑道。
      李梦棠曲蜷于地,手捂着腹呻吟道:「老妖怪,你也算是个开宗立派的人物了,却还偷袭,不丢脸么?」
      「嘿嘿,能省却许多功夫,有什么丢不丢脸的!」
      骷髅老祖怪笑道,「上次你们当中不就有个小贱人偷袭魔家么,咦……她怎么没跟你们在一起?」
      他环首四顾,忽尔阴森森道:「对了,还有那个可恶的小家伙呢?他在哪里?」